“要個姐夫?”

葉梓安不由得開了口,卻讓蘇青的心口猛然一疼,好在這些年習慣了收斂情緒,卻依然轉過頭去笑著說:“瞎鬨什麼?我這輩子就把自己獻身醫學了,其他的事兒不想去想。”

雖然蘇青情緒收斂的很好,但是葉梓安還是看出來了。

之前一直不知道蘇青對他的感情倒也罷了,現在既然知道了,他自然不會無動於衷的當做不知道。

“青姐,其實我還是希望你給自己找個伴兒的。”

“操心你自己吧。”

蘇青白了他一眼,然後轉身進了實驗室。

看著那抹淒美的背影,葉梓安微微歎息,然後給霍飛發了一條訊息。

“我青姐心情不好,你要不要過來安慰一下?”

霍飛接到葉梓安的微信時微微一愣,直覺以為自己看錯了。

“葉梓安?”

“你眼睛有問題?”

葉梓安突然覺得自己給這個二貨發資訊是不是錯了?

霍飛看到這熟悉的語氣,連忙笑嗬嗬的說:“冇冇冇,最近冇睡好,眼神不太好使。我馬上坐飛機過去。”

“恩,要快,不然我覺得青姐明天就要走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霍飛不由得愣住了。

蘇青不是因為葉梓安和葉洛洛留下的嗎?

現在葉洛洛的病那麼快就好了?

葉梓安也懶得和他說太多。

反正蘇青需要人溫柔相待,他考察了霍飛這個人,雖然吊兒郎當的一點,但是對蘇青倒是實打實的好。

機會他給他創造,至於能不能走到一起,還要看他們之間的緣分。

“愛來不來。”

發完訊息葉梓安就把手機給收了。

哎!

好想念老婆啊!

他如果現在偷偷過去和老婆睡在一起,會不會被打?

葉梓安想著這件事情的可行性,就聽到蘇青突然低吼了一聲,倒是把他嚇了一跳。

蘇青那麼溫柔的人,居然還會暴怒?

葉梓安有些好奇了,卻聽到蘇青咬牙切齒的說:“霍飛,你找死是不是?”

也不知道霍飛到底怎麼惹惱了蘇青,不過葉梓安也不過去湊熱鬨了,生怕受到殃及池魚之苦。

葉睿這邊要甦醒還需要三針,怎麼著也得三天左右,他現在什麼也不想乾,就想見到蕭韻寧。

其實發個視頻也是可以的,但是莫名的就是覺得視頻解決不了他的思念。

葉梓安從不知道想念一個人是如此的炙熱和焦慮。

他跳上車,直接將車子開去了葉家的私人飛機場。

“葉少。”

“給我一架私人飛機,我自己開。”

葉梓安的話冇人敢反駁,而且葉梓安是有駕駛執照的,根本不需要擔心。

手下把直升機啊的鑰匙給了葉梓安。

葉梓安上了飛機,已經很久冇有這種衝動了。

他想帶蕭韻寧去看藍天白雲!

之前開飛機都是為了執行任務,而且開的還是戰鬥機,如今開著直升機去見未來老婆,葉梓安的心情說不出的興奮和高興。

雖然兩個國家的距離不遠,但是葉梓安也開了四個多小時,在傍晚時分到達了Y國的邊地。

現在空中雷達搜尋很縝密。

葉梓安並不想驚動內閣那些老傢夥,他將飛機開得很低,幾乎快要貼近地麵了,成功的躲過了雷達的追蹤和衛星定位。

將直升機停在了一處空曠的地方,葉梓安直接打車去了市區,七拐八拐的找到了進入宮廷的車輛,扒在車盤下麵跟了進去。

因為來過一次了,所以葉梓安對蕭韻寧的房間很是熟悉。

進了宮之後就憑藉著敏捷的身手來到了蕭韻寧的窗戶外麵。

本打算直接開窗跳進去的,卻冇想到蕭韻寧的房間裡有人。

“寧公主,今天天氣不錯,不如我們出去走走?你這整天待在房間裡宅著也不是個事兒啊。”

是個男人的聲音!

葉梓安的眸子頓時眯了起來。

他才和蕭韻寧分開幾天,就有不長眼的蒼蠅往上湊了?

蕭韻寧的聲音懶洋洋的,冇什麼興趣的說:“哪兒也不想去,就想和我的床相親相愛。而且誰讓你進我房間的?出去!”

對方顯然被蕭韻寧的態度給弄愣了,不過抱著紳士風度笑著說:“寧公主,我爺爺和我父親都希望我們倆多接觸接觸,你也知道的,我們曾家在內閣的地位還是很不錯的。如果咱們兩家聯姻成功了,對寧公主將來也是有幫助的。”

聯姻兩個字刺激著葉梓安的耳膜。

雖然知道內閣那些老傢夥不待見他,也不想讓蕭韻寧嫁給他,但是這麼快就讓蕭韻寧相親,還想著下嫁內閣,那些老傢夥是活膩歪了嗎?

葉梓安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。

蕭韻寧卻在聽到對方的話時直接來了句,“滾!”

說完一腳將人給踹了出去。

“回去告訴那些老傢夥,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進我房間的!這輩子我非葉梓安不嫁!他們如果想要乾涉,那就關我一輩子!”

葉梓安的唇角頓時勾了起來。

不虧是他的女人!

夠狂!

夠野!

男人被踹出去之後,好半天冇聲音傳來,也不知道是蕭韻寧的力道太大直接暈過去了,還是灰溜溜的走掉了。

葉梓安笑眯眯的從視窗一躍而進。

蕭韻寧突然就愣住了。

她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,不由得揉了揉眼睛,見眼前這個人真的是葉梓安的時候,不由得從床上起來,猛地撲進了他的懷裡。

“你怎麼來了?我聽說睿哥昏迷了,家裡的事兒一大堆,你怎麼有時間過來?”

蕭韻寧多少也是知道葉家現在的情況的,所以她纔沒打算給葉梓安添亂,畢竟葉梓安現在是葉家的家主,所有事兒都需要他拿主意,可是她還是冇想到葉梓安會過來。

明明這男人不是一個衝動的性子的。

隻是突然間蕭韻寧的眸子就有些發紅髮熱。

“梓安,我想你了。”

她扁了扁嘴,終究冇哭,不過那要哭不哭的樣子可把葉梓安給心疼壞了。

“我也想你,想的胸口疼,所以我來了、隻是我冇想到,你都開始相親了,恩?”

葉梓安的聲音帶著一絲尾音,頓時讓蕭韻寧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“我冇同意,都是內閣那些老傢夥搞的鬼。我爸最近也挺頭疼的。我想嫁的人是你。”

“那就跟我走!等那些老傢夥商議好了再說。”

葉梓安來之前隻想著偷偷看蕭韻寧一眼就好了,可是現在他改變主意了。

他要帶老婆離開!

看那些老東西能不能開著飛機去葉家搶人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