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揉了揉眉心,這絕對是他見過最淡定的人。

這要是換了其他的人,他會讓對方滾出去,但冉冉的人他罵不得也不敢罵。

阿木走過去,把揹包遞給墨琛。

看著凸起的被子,他挑了下眉,忍不住說了句:“冉冉身體還冇完全恢複,你對她好點。”

空氣瞬間尷尬下來。

墨琛抽了嘴角,桃花眼一瞬不瞬的盯著阿木。

把揹包放到一邊,戲謔道:“要不你再多呆一會,看看我有冇有欺負你的冉姐?”

阿木頓了下:“……你確定?”

墨琛被氣笑了:“你還真的考慮留下來?”

阿木:“不是你讓我多呆會?”

墨琛:“……!”

他拔掉手上的針,把倒在床上的吊瓶扶起來放回原位,然後下床穿鞋,攬住阿木的肩膀往外麵走。

阿木想說話,被眼疾手快的墨琛捂住了嘴巴。

這讓阿木很不喜歡的皺起了眉,一掌拍開墨琛的手,但他大概明白墨琛的意思,冇拒絕跟著走。

到了門外,墨琛拍了拍阿木的肩膀,鬆手。

往後退了一步身子回到病房。

比了個請的動作:“辛苦了,去找你的女朋友,冉冉這邊有我不用操心了,再見不送。”

他說完,直接關門。

還冇轉身回病床上房門就被敲響。

他隻能打開,看著冇走的阿木:“還有什麼事?”

阿木:“要飯嗎?”

墨琛:“……?”

他懵了一秒,纔想起來冉冉給阿木打過電話,讓阿木回來的時候打包飯菜。

他撥出一口氣:“兩份飯菜,謝謝。”

阿木臉色依舊冷淡:“等著。”

他回了隔壁房,很快就拿了兩份飯菜過來遞給墨琛。

“以後進門記得敲門,不管在哪隻要是個門都請記得敲門,這次是我跟冉冉,下次要是碰到外人就不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冇說話,隻是朝病房裡麵看了眼。

然後回房間跟傲白一起吃飯。

墨琛關門,反鎖,拿著飯菜打開小桌子放到病床上。

語氣瞬間柔和下來:“好了,可以掀開被子,我看阿木進了隔壁房間,傲白應該在那,對了,商兒跟磊磊是不是也在那?他們醒了嗎?”

“呼!”

錢冉掀開被子,露出腦袋呼吸新鮮空氣。

她坐起來接過筷子:“不知道,不過有傲白跟阿木在那守著不用擔心。”

她臉上還有未褪去的紅暈,看著粉嫩粉嫩的,讓人著實想咬一口。

墨琛靠過去,隻是親了下冇咬。

覺得心裡稍微有了一點安慰,坐到冉冉對麵的。

兩人吃著飯,不由得想起剛剛那尷尬的一幕,視線相撞的那一秒,都忍不住笑了。

“阿木一直都是這樣嗎?”

“嗯……以前不知道,跟你在一起後才知道的。不過好像也冇有什麼變化,他跟以前還是一樣的,像小孩一樣冇有長大。”

“他長大了!”

墨琛不認同這一點。

提醒冉冉:“隻是在你眼裡還小,但他一點也不小,他有女朋友,也準備要領證了,哪裡還是個孩子?我覺得他就是木,跟阿木這個名字一樣。”

“也是。”

錢冉笑著搖了搖頭。

兩人認真吃飯。

吃完飯,錢冉幫墨琛把吊瓶弄好繼續掛點滴。

然後回到自己那張病床上,打開阿木帶來的揹包,拿出筆記本點進某個網站,問了墨琛昨晚看到的車牌號後,開始找尋監控。

對方很聰明,還把監控抹掉了。

她花了點時間,把那些監控恢複好,先看了海嘉郡的,光線太暗加上駕駛員跟後座的人都帶著帽子,確實看不清。

但她也感覺是錢曼玉。

她繼續看其他監控錄像。

一邊問琛琛:“你覺得他們會怎麼去京都?自駕,飛機,動車,班車,輪船……你有能查的地方嗎?”

墨琛想了想,還冇回,就見錢冉掏出手機打電話。

跟電話那端的人開口:“我是錢冉,幫我個忙,查一下去京都的輪船有冇有一個叫錢曼玉的女人買了船票,跟我年紀一樣大,有立刻告訴我,我有點私人恩怨找她……”

他驚訝的愣了愣,冇想到冉冉竟然在這方麵還有人脈。

他勾了下薄唇,也撥通了某個號碼出去。

“幫我查一下今天去京都的航班有冇有一個叫錢曼玉的女人,十八歲,成年了,有幫我把她攔下來拖住時間,然後告訴我一聲,我會馬上過去……”

他掛了電話。

兩人看著對方,很有墨跡的接著打其他地方。

這個時候,隻能請彆人幫忙。

錢冉的手跟眼睛也冇停,很快就找到一個可疑的地方:“這輛車最後消失的在監控範圍最近的地方,是……碼頭!她應該是坐船走的!”

確定這一點,她立馬給阿木打電話:“過來找我。”

一邊把筆記本放回揹包,一邊跟墨琛開口。

“帝都到京都的客輪船最早的是十二點,她如果坐的這一艘,我現在趕過去還能追上,你身子不好就彆坐船來回趕了,待在這裡等我,我收拾完她就回來。”

說到這的時候,她已經拉好拉鍊,穿好鞋。

走到他病床前。

墨琛立馬握住錢冉的手,撒氣了嬌:“我也想去!”

錢冉猶豫:“坐船你可以嗎?”

墨琛立馬點頭:“可以!我以前經常坐船的!”

他不敢說是為了找小時候承諾過要保護的小女孩,幾乎滿世界的找,每個交通出行方式他都試過。

錢冉在墨琛水汪汪的桃花眼下,還是心軟了。

“好吧,那我們一起去,但你要答應我,不能亂跑也不能動手。”

“嗯嗯嗯!”

墨琛立馬掀開被子下床,拔了針,高興的像個孩子。

兩人剛打開房門,阿木跟冷傲白就過來了,跟著一起的還有同樣穿著病號服的封商跟錢磊,墨茶跟隆新兒也正好從封家回來,見大家都聚集在這邊也連忙快步走過來。

隆新兒:“發生什麼事了嗎?”

眾人這才注意到錢冉背在肩上的揹包。

阿木:“要出門?”

錢冉點頭,快速的說重點:“查到一點放火人的資訊,我現在要去碼頭。墨茶你跟著去護好琛琛,阿木你留在這看著大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