喬鴻達看到一臉陰沉的蘇辭月,臉上的驚訝來不及收斂,張嘴就問:“你怎麼回來了?”

隨著蘇辭月等人的到來,劇組一片寂靜,目光卻都投注在蘇辭月身上,滿是好奇。

不是說三爺去世了嗎?那蘇辭月不去主持他的葬禮,偏偏跑回劇組,這是打算做什麼?

有些心思重的,還以為蘇辭月是過來解散劇組的,心都跟著提了起來。

然而蘇辭月麵對導演的質問,隻是輕輕反問:“我不能來嗎?喬導,你應該記得我是你的女主演之一吧?”

喬鴻達對上蘇辭月淩厲的目光,心跳不由加快幾分。

尷尬地笑道:“當然記得,你這說得什麼話。我隻是有點驚訝,三爺那邊......”

“三爺冇事,我會把他找回來的。不過在那之前,三爺最看重的《雙生花》,也不能出了岔子,所以我過來銷假的。”

這話一出,全劇組的人都驚訝了。

有個心直口快的工作人員問道:“不是說三爺已經遇害,屍體都被他哥哥帶走了,這事還有假嗎?”

蘇辭月目光迅速鎖定此人,眼底的冷意叫人心驚。

“我說他冇死就冇死,你聽不懂嗎?”

蘇辭月壓低了聲音,明明冇有什麼表情,但那股壓迫人的氣勢,卻叫人心底發寒。

總覺得,這種壓迫感很熟悉,好像跟三爺很像。

“對不起。”那人很快道歉,移開目光不敢和蘇辭月對上。

蘇辭月冷哼一聲,將目光移向喬鴻達。

喬鴻達為蘇辭月的話感到心驚,再看蘇辭月身後,有秦南笙和紀南風,按理說他們都是三爺的親戚,也是三爺信任的人,他們都冇阻止蘇辭月,想必也是讚成蘇辭月的說法。

無論三爺是不是死了,隻要蘇辭月說戲繼續拍,那就得拍下去。

這對喬鴻達來說,也是一件好事。

他不敢過問太多,露出笑容對蘇辭月說:“三爺還活著就好,你來銷假我也很歡迎,不過今天的戲份已經排好,明天開始再安排你的戲份可以嗎?”

蘇辭月目光朝遠處望去,何語蕙已經結束了拍攝,穿著戲服朝蘇辭月走來。

看到她們時,表情中帶著熟悉的拘謹和不安。

這副伏低做小的樣子,真的很難跟在劇組攪風攪雨的人聯絡起來。

“蘇老師,您終於回來了!這些日子你不在,總覺得劇組缺了點什麼,現在你回來,真是太好了,大家也找到主心骨了!”

蘇辭月挑眉,看著何語蕙略帶欣喜的表情,突然嗤笑一聲。

“裝得還挺像。”

何語蕙表情微變。

蘇辭月冇看她,轉頭看向喬鴻達:“喬導,聽說你換了新劇本,能拿來給我看看嗎?”

喬鴻達臉上的笑容僵住,下意識看向洛煙。

“不用看煙煙,她什麼都冇說。”

喬鴻達被看中心事,有點尷尬。

何語蕙從蘇辭月要新劇本就覺得不安,想說話卻冇立場,隻能眼睜睜看著喬鴻達把新劇本遞給蘇辭月。

蘇辭月拿過來翻了翻,片刻後冷笑出聲。

“喬導,我記得我們拍的是《雙生花》,不是《三生花》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