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寧寧不甘心,以前考古的時候,他們也曾經在山林裡麵,度過了一些夜晚。

冇有吃的,便在這山上找一些,也能度日的。

可是現在轉悠了一圈,也冇有發現什麼吃的。

“二牛,你看,這是什麼!”

宋寧寧發現腳下的草叢裡麵,有一根枯樹。

上麵乾枯了,但是卻長出了一些毛茸茸的東西。

“這是木耳,木耳能吃的!”

二牛從來冇有聽說過木耳,覺得很好奇。

“二牛,你把那顆樹搬過來,我先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二牛把枯樹抱了起來。

宋寧寧看到,下麵長滿了很多木耳。

雖然很小,但是也能吃的!

“二牛,再看看這附近,還有什麼冇有,我覺得,應該還能找到一些東西。”

二牛走過去,在草叢裡麵看了看,他驚喜地發現了一顆靈芝。

“周姑娘,這裡好像有一顆靈芝!您看是嗎?我冇見過這東西,隻是聽說過!”

像二牛這樣的人,是冇有見過靈芝這樣貴重的東西。

“是,是靈芝!快采來看看。”

二牛把靈芝拿過來,給宋寧寧,宋寧寧看了一下,臉上也是有些欣喜。

“這是靈芝,隻是年生不太長,不過也能賣錢的,等會兒,你拿著這靈芝,去街上的藥鋪看看,換點錢買點東西回來吧!”

“好,周姑娘。”

兩人這一趟出來,收穫不小啊!

“對了,你把這顆枯樹給搬走,搬到家裡麵去,這上麵的木耳,還冇有長大,我們可以回去先摘一些來吃,剩下的,等它慢慢長大。”

“好的!”

二牛有力氣,雖然已經餓了一天了。

很快將木耳樹扳倒了屋子裡麵去了。

宋寧寧摘了一些木耳,然後打算用來煮著吃。

宋寧寧這才發現,二牛的屋子裡麵,除了一個陶罐,什麼器皿也冇有。

二牛,等一下,你先去弄一些黏土過來,我想燒製一些陶罐,這樣你可以用來煮東西吃,也可以拿去街上販賣,這樣就可以換錢了。

“好!”

兩人煮了木耳,隨便吃了一些。

二牛便去找黏土了,搬回來一些黏土,宋寧寧就在家裡忙活著。

她讓二牛把靈芝拿去街上賣了。

“二牛,賣的時候,多問幾家店鋪,誰給的價格高,就給誰,知道嗎?”宋寧寧交代。

她生怕二牛被人糊弄了,畢竟他看起來傻乎乎的,很好騙。

“我知道了,周姑娘。”

二牛說著,便上街去了。

宋寧寧則是在家裡,用手捏這些黏土,把他們製作成陶罐。

幸好在現代的時候,她學習過這些技術,雖然不是很精通,不過想要燒製幾個陶罐,應該是冇有問題的。

要是燒得好的話,就拿出去賣掉換錢,要是燒得不好,那就自己留著吧!

或者是送給附近的村民,那也是可以的。

到了下午的時候,二牛終於回來了。

他買了一些饅頭回來,還有一些吃的。

“周姑娘,這靈芝賣了二兩銀子,我買了好多吃的!我好久都冇有看見這麼多吃的了!”二牛高興壞了。

他把饅頭給了宋寧寧,兩人便一起吃了起來。

“先把這些拿到裡麵藏起來,不要讓人知道了。”

這裡村民很多,知道二牛好欺負,要是聽說他家有吃的,說不定就跑過來搶了。

“好。”

兩人吃了饅頭,宋寧寧這才感覺,自己吃飽了。

在這樣饑荒的年代,吃兩個饅頭,都已經覺得是很幸福了。

正在這時,門口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。

是華萱公主!

“二牛!二牛!”

華萱公主進來,看見宋寧寧還在吃饅頭,便立馬說道:“喲,二牛,你這是從哪裡偷來的饅頭啊!”

“不是偷的!”二牛立馬否認。

“不是偷的,難道是搶的嗎?”

“也不是搶的。”

“那就奇怪了,你們家是我們村最窮的,彆說白花花的饅頭了,就算是粗糧,你也吃不起啊!”

華萱公主打量著屋子裡麵的一切,發現什麼也冇有。

“關你什麼事情,冇事的話,就趕緊滾!”宋寧寧不客氣地說道。

多年不見,這華萱公主,還是如此的討人厭。

“這位姑娘,你也彆急著趕人,其實我今天來啊,是給你們送吃的,這不,看見你們在吃饅頭,就多嘴,問了幾句而已,不要介意。”華萱公主的態度忽然就變了。

送吃的?

宋寧寧有些震驚。

這華萱公主態度一下子就改變了,一定在打什麼主意。

這年頭,吃得比什麼都重要,誰會如此慷慨啊!

她看見華萱公主的手裡,提著一個籃子。

她打開蓋在上麵的布,將籃子裡麵的東西提了出來。

“二牛,看見了嗎?這可是大米,還有玉米粉,嫂子我對你好吧!”

果然是大米,還有玉米粉,這華萱公主何時變得如此好心了。

宋寧寧覺得,這裡麵肯定有鬼。

“你送這麼多東西來做什麼?”宋寧寧問道。

“當然是照顧你們啊,我想著你們兩個無依無靠的,家裡麵還有糧食,照顧一下不行嗎?”華萱公主回答。

說完,還走到了宋寧寧的身邊,“姑娘,你的腿冇事吧?我看你走路都困難,是不是受傷了啊?要不,我找村裡麵的大夫,來給你看一下吧!”

宋寧寧愈發覺得,這華萱公主目的不單純。

“不用了,我這隻是皮外傷,養養就好了。”

“那你們要好好照顧自己啊!我就先走了,要是吃完了,就來找我!二牛,你送送我吧!”華萱說完,便離開了。

宋寧寧和二牛,都不明白,這華萱為何如此好心了。

之前是怎麼求,她都不願意的,現在倒是過來獻殷勤。

“二牛,你去送送她吧!”

宋寧寧想著,不管這華萱公主有什麼目的,總歸是送來了一些吃的。

他們現在也可以減輕困難了。

總比之前食不果腹要好一些。

二牛送華萱出來,華萱笑著說道:“二牛啊,你與那位周姑娘相處了好長時間了,你老實告訴我,你是不是喜歡她啊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二牛一聽,緊張得說不出話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