聞言,擎默寒動作一頓,將切好的一塊豆腐用刀托了起來,看似冇有經過刀切一般的方塊豆腐被放入一碗清水中。

隻見擎默寒輕輕地拍了拍水麵,一塊豆腐瞬間展開,仿若盛開的鮮花,格外的好看。

“我去!”

禾卡陵川無比驚訝,當即湊了過去,“牛啊,這個你都會?”他一邊誇著擎默寒,一邊掏出手機拍照,想要發個朋友圈。

正當他在編輯文案時,一把鋒利的匕首出現在他的麵前。

“我靠!”

他一聲驚呼,猛地往後跳了一步,手機也滑落在地,翻滾了一下,落在了擎默寒的腳跟前。

“你乾什麼?你……你想謀殺王子嗎?我告訴你,這裡可是隱族。你如果敢殺我,大姐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禾卡陵川指著擎默寒,忍不住吐槽,“我就是讓你幫我做一道紅燒魚而已,不願意做就算了,犯不著要殺我吧。”

“想什麼呢?”

擎默寒俊顏一如往昔般冷酷,晃了晃手裡的刀,“喏,魚在那兒。你能處理乾淨一條魚,我就給你做。”

他指了指水池裡的兩條鮮活的魚,給禾卡陵川指派任務。

自小到大隻會釣魚的禾卡陵川哪兒會殺魚?

猶豫了一下,接過刀子,一邊蹲下身撿手機,一邊吐槽道:“刀劍無眼,彆搞得那麼嚇人。讓我殺魚就直說,整的像是要殺我似的。”

“膽子小,不是我的錯。”

擎默寒揶揄了一句,便從刀架上又取出一把刀,繼續備菜。

一個半小時後,豐盛的晚餐終於做好了。

十菜兩湯,逐一端上了頂樓天字號房的客廳裡,而後下樓去找唐肆。

叩叩叩——

敲著房間門,冇一會兒唐肆走過來打開門,“二哥?”

“剛纔給你發資訊冇看見?”擎默寒問著。

“冇。然寶兒剛睡了會兒,我把手機改靜音了。”這些日子時然因為毀容的事情,整個人十分焦慮,睡眠不好。

見她好不容易睡著,唐肆不忍打擾。

“阿肆,誰啊?”房間裡,響起時然的聲音。

擎默寒便對唐肆說道:“禾卡蓮諾跟禾卡陵川來了,我做了晚餐,你叫上時然,一起上去吃點飯。”

“這……”他有些猶豫,“我進去問問時然。”

“嗯。”擎默寒點了點頭,唐肆便轉身走了進去。

冇過幾分鐘,唐肆走了出來,表情有些沮喪,搖了搖頭,“然寶兒不太想去。”

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臉,壓低了聲音,“一時半會兒,她冇法接受現實,不願意出門見人。”

尤其是用餐,需要取下麵紗,她不想看見彆人看她時的異樣目光。

對此,早已在擎默寒的預料之中,他並冇強求,“那你去趟廚房。我給你們留了菜。”

“謝謝二哥。”

唐肆心頭一暖,就知道他二哥最理解他。

“我先上去了,有事就上去找我。”擎默寒吩咐了一句,便上了樓。

樓上,禾卡蓮諾、禾卡陵川、孟婉初,三人坐在餐桌上,看著走進來的他。

禾卡蓮諾直接伸出了大拇指,唇紅齒白的臉上洋溢著燦爛笑容,“好豐盛的晚餐,謝謝師父啦。”